藝恩專訪|董宸辰:解決合拍水土不服 中國影人需先“觸地”
藝恩網
2016/05/17

近期上映的由韓國導演執導的兩部電影《我的新野蠻女友》、《夢想合伙人》等合拍電影上映后,票房成績并不理想,合拍片“水土不服”的話題再次成為業內人關注的焦點。為此藝恩記者采訪了曾成功出品過《分手合約》和《重返20歲》,這兩任中韓合拍片票房冠軍的宸銘傳媒董事長董宸辰。

解決“水土不服”中國影人要先潛心內修

近幾年,會講故事的韓國導演在中國頻繁“失靈”,《夢想合伙人》的導演張太維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語言溝通不暢,信息不能順暢的傳達和接收是制約內容表達的最大禁錮。在韓國導演姜帝圭看來,韓國導演來中國拍片沒能接上地氣,還跟韓國導演對中國觀眾缺乏了解有關。董宸辰在回答記者關于中韓合拍片水土不服究竟是什么原因的問題時表示:“中韓合拍片票房不佳最大的因素在于中韓雙方‘意識與技術的不對稱’,而要根本解決“水土不服”問題,首先需要中方“觸地”,提高自身對韓國電影工業的認識,建立深度合作的溝通,通過不同層面的合作來積累經驗。”

在他看來,作為中國的電影制作人,首先要“觸地”。中方團隊要對韓國的娛樂文化、韓國電影的制作流程、工業體系進行系統的、深入的學習,推動雙方對于劇本內容的詮釋,增進團隊內部建立溝通與學習。同時,中韓雙方團隊需要建立持續的合作關系,與擁有豐富合拍經驗的團隊進行合作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經驗風險”,更好地輔助韓方“本地化”表達。倘若不從內容理解、方法體系、制作體系、市場判斷等深度根源著手,中韓合拍很難解決“水土不服”的問題。

 

類型集中源于缺乏了解 票房撲街有助理性發展

記者發現,近幾年包括正在籌備中的中韓合作項目在內,主要以愛情、喜劇、驚悚類型為主。難道中韓合拍片只有這幾大類型能“賣”嗎?董宸辰認為,中國電影人要對市場有一個清晰的判斷,除了愛情片還有很多類型可以繼續開拓和選擇。韓國本土并不缺少優秀的類型電影,這些項目也并非因為水土不服、電影題材會面臨審查等問題不能在中國“落地”。2014年簽署《中韓關于合作拍攝電影的協議》后,中韓的合作日漸頻繁,但是中韓兩國對彼此的市場了解卻并不深入。近兩年中國市場爆發式的增長態勢,加上大量的資本進入,市場呈現出浮躁的氛圍。

他表示,當年宸銘傳媒看準市場缺少以溫情、感人作為賣點的電影作品,《分手合約》感人的情節,加上白百何和彭于晏這對CP的形象,讓特別會講故事的韓國人2013年好好的煽情了一把,成為中韓合拍電影早期最成功的案例。雖然中韓兩個國家文化有差異,但是在愛情、親情上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內容層面上共鳴感較強。同時,2011年至2015年拍攝的愛情喜劇片主要是依靠演員明星驅動的電影,非重視制作工藝類型。于是,很多電影公司就錯以為,只要像《分手合約》這樣的愛情喜劇電影就可以一直在中國取得成功。

韓國類型片生產成熟,尤其是罪案、懸疑等類型片,但這類電影在合拍的框架下在中國票房成績平平。業內人士分析稱,韓國電影擅長的罪案、懸疑類型片,大多故事灰暗、隱喻深邃,在目前中韓合拍模式并不成熟的情況下,內容無法完美呈現。相較之下,喜劇、動作片更容易在觀影的短短兩小時抓住觀眾的心。董宸辰則表示,接下來宸銘會推出懸疑、動作、科幻等其它類型的中韓合拍。宸銘傳媒在與韓方合作的五年時間里與其制作團隊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關系,積累了一套逐步成熟的制片機制,未來無論做什么類型,都會做透。雖然目前中韓合作的電影并非都獲得了市場的肯定,但在他看來,這正是促進中韓雙方增進了解,潛心分析市場的好時機,將會促進中韓合作朝向較為理性的層面發展。

 

合拍促進兩國團隊相互學習 宸銘新作將面世

近年來“翻拍風”、“IP風”盛行,不少韓國導演到中國拍片則首選翻拍韓國電影,然而,最終效果卻難以獲得觀眾認同。改編自《奇怪的她》的《重返20歲》大獲成功后,大量改編、翻拍自韓國電影的中韓合拍片計劃公布于眾。其中誰將復制《重返20歲》的成功,或者誰將超越《重返》不得而知。

面對“翻拍頻翻船”的問題上,董宸辰認為,中韓電影合作模式在目前中國整個市場大環境下,還很不成熟,整個行業也都處于試錯和積累經驗的階段。“翻拍、改編、合拍都是中韓雙方增進了解、相互磨合、彼此學習的機會,并為今后的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是實現‘內容本土全球化’自修的過程,是對接意識,消除技術、溝通等問題的一個方式。如果害怕失敗,那可能永遠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

在中國電影市場如此大的增量下,中韓合拍很快將從單純的翻拍、模仿邁入下一個互動合作的階段。宸銘傳媒接下來將有多部電影計劃啟動或上映。由韓國導演郭在容執導,改編自日本小說家片山恭一的同名暢銷小說《在世界中心呼喚愛》也將于下半年與大家見面,影片由歐豪、張慧雯領銜主演。

南極實地取景拍攝的災難愛情電影《南極絕戀》也將于明年上映,影片整體視覺特效將由亞洲地區領先級電影特效公司韓國DEXTER打造,為觀眾呈現大規模驚心動魄、扣人心弦的災難視覺場面。

除此以外,翻拍自韓國同名電影的《走到盡頭》也將于下半年開機。劇本由中國開發,全程取景在韓國拍攝的家庭動作片《暴風營救》,及諸多中韓合拍項目也正在籌備制作中,宸銘正在用各種形式展開兩國電影人之間的合作,為中韓的合作積累深度的經驗。

 

合拍反哺本土制作 打造“利刃”作品恒久不變

提及公司未來五年的發展規劃,董宸辰表示,不管是下一個五年還是下下個五年,宸銘的目標永遠不變,就是做利刃一樣鋒利的作品。未來將形成一套擁有宸銘特色的專業制片機制,以內容為核心,孵化人才,培養制片人,成為`為電影人專業提供‘水電煤’的運營平臺,這是宸銘要努力的方向。

而宸銘傳媒在中韓合作方面所積累的經驗,一直在反哺到宸銘本土電影的制片機制中,多年來積極與本土優秀的新人導演、年輕制片人合作,提高本土電影制作工藝、消除中外電影制作“意識與技術”的界限,努力為行業提供良性發展的方式方法。

文章導演的電影處女座《陸垚知馬俐》是宸銘傳媒今年出品的項目中非常被看好的一個。選擇與被媒體和輿論推到風口浪尖上的文章合作,這在業內人看來近乎是瘋狂的。但董宸辰有不一樣的看法:“《陸垚知馬俐》是我們開發了兩年的劇本,這個項目本身不是一個以強戲劇沖突為核心構成點的電影,而是以表演和導演語言為核心要素的愛情喜劇,作品必須獨具一格,有特定的味道與風格。這個出發點就要求我們必須找一個對表演有著深刻理解,同時又具備導演才華的人來完成。正因如此,文章是《陸垚知馬俐》導演的不二人選。所有出品方都希望做一部純粹的電影,一部真正用品質、內容與價值觀成就的電影。我們相信一部純粹的有品質的電影還是能夠在當下浮躁的市場打動觀眾的。當然,目前電影的品質已經征服了幾乎所有看過這部影片的人,我們拭目以待。”

? 除了文章,盧正雨也是宸銘合作的眾多新人導演之一。作為當年首批優秀的網劇導演,他打造了中國第一部點擊量過億的網劇《嘻哈四重奏》。本可以開始在網劇興盛的年代去風光無限,但他卻選擇去安安靜靜地做兩件事:協助周星馳創作《西游降魔》與《美人魚》,同時準備自己的長片電影處女作。因為盧正雨扎實的積累與公認的才華,其新作開機前就已讓業內產生對其“新喜劇風格”的期待。

在采訪的最后,董宸辰對記者說,“宸銘非常自豪能夠憑借做利刃一樣作品的堅持吸引眾多電影人跟我們合作,而通過公司專業的體系制作出新人導演、年輕制片人的作品,讓這些作品成為黑馬,成為口碑佳作,正是宸銘最有價值的地方。”

 

黑龙江快乐十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