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電影網專訪| 80后出品人董宸辰:作品是最好的社交 堅持培養新人

2016/09/27

宸銘成立已經有五年了,早些年與韓國合作投拍了《分手合約》和《重返20歲》,今年暑期檔又有《陸垚知馬俐》等3部作品,明年,還會有趙又廷、楊子姍主演的《南極絕戀》等不少新片上映。作為80后出品人,宸銘傳媒董事長董宸辰進入電影圈已經十幾年了,當過導演做過編劇,如今掌管著這家規模不小的公司,他說,公司的高層們很少去應酬、交際。日前,董宸辰接受了1905電影網“對話”欄目的專訪,首次對外暢談宸銘傳媒的發展之路。

 

 

宸銘是什么?公司穩定人員流動性低 宣傳虛的一面怕被罵

 

整個宸銘集團在架構上可以分為三個并行的部分,影業、投資和科技。投資方面在運作上與基金十分相似,在投資項目的同時也會風投業內人才和產業鏈上的公司。科技涉獵的領域包括VR、視覺預演等。相對而言,電影是宸銘的主體內容,今年下半年開始也會拍網劇等。單就電影這一塊來講,宸銘旗下也有不少子公司,業務范圍包括IP開發、制片、營銷、經紀、商務等等。“我們基本是一個以內容為核心,布局電影全產業鏈的平臺型公司”董宸辰表示。

 

 宸銘集團員工人數眾多,單單只是公司總部這塊就有80多人,還有不少上百人的子公司以及正在工作中的劇組。而且,公司的人員流動性比較低,談及福利待遇,董宸辰表示屬于業內正常水平,但會比其他一些公司更加穩定、持續,“有更多的公司可以給更高的收入,但為什么還可以到這兒來?因為大家希望在這兒得到成長、學到東西,看到宸銘拍出更好的電影來,能夠擁有這種自豪感,這個是最重要的。”

 

 董宸辰接著說,每一個團隊成員從細微的工作瑣事到拼殺在電影業第一線,中途都會遇到困難,而這些人在未來可能會成為非常成功的制片人、導演、編劇等等,當事情做好之后,錢、利益這些東西自然會有。

 

 作為公司的董事長,董宸辰制定過具體的發展規劃,比如上市,“上市是一個過程而已,我們現在有資本規劃。”不只是上市,在董宸辰心里還有更多的計劃,只不過都沒有被公開過。

 

 從成立至今,宸銘從來沒有舉辦過任何戰略發布會。回想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多家公司都發布了片單,各種類型的影片不勝枚舉,而董宸辰對此有他的看法,“我一直有一個觀點,做一家公司最終一定會虛實結合,但是你必須有這個‘實’,就是踏踏實實的‘實’,作品得‘實’、公司的結構和基本功得‘實’,有了‘實’再去做虛的事情。因為這個行業內的所有人都很聰明,當你對外宣傳公司品牌的時候,永遠宣傳的都是虛的那一面,如果別人看不到你實的那一面,他就知道你不是一家值得信任的在踏實做事的公司。這樣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去干的,也不擅長干,干了這個怕別人罵,所以咱們還是低調一點。”董宸辰說,等到明年,大家能夠看到宸銘出品的更多作品和更好的工作方法時,也許會召開發布會,用做過的實事兒說話。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

第十九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宸銘傳媒展臺

 

公司老板是誰?從業十三年做過導演編劇 幾乎不去交際應酬

 

Image

 宸銘傳媒董事長董宸辰

 

董宸辰在表達自己的感想時,給了自己清晰的定位,“一個好的投資人必須是一個好的制片人,而一個好的制片人必須懂產品,首先是個產品經理,要非常深刻的了解一個產品的屬性,然后還得非常懂資本和商業邏輯,把這個東西結合起來,變成一個商品。”他說,如果只有情懷和夢想、根本不與資本結合,那只能叫做“瞎想”,而且,情懷和夢想是必須要與資本、與商業邏輯結合,這樣才能做出最優秀的產品。 

 

宸銘旗下員工眾多,業務范圍也很廣,沒有商業頭腦怎么養活下屬?但若說只為了錢,也不準確,“對我來講,情懷和使命感還是存在的,對電影的這種尊敬、熱情是支撐我做這個公司最大的原因,如果沒有這種熱情和尊重,我覺得不可能支撐我走這么長的時間,我早就自己做去了,投資讓別人拍戲比自己拍累多了。”

 

 這句“自己拍”其實也反應了他之前的經歷,從業十三年,在創立宸銘之前董宸辰也是導演、編劇,拍過電影。那么,成立公司是不是為了圓夢?答案是否定的。  

 

“不用圓了,我現在拍電影可以有更多的資源,很多的投資方都可以來幫我做這個事情。但是我覺得現在更大的責任和義務是發展公司,是要和團隊一起去完成他們的夢想。”董宸辰舉例說,自己拍電影的話大約兩三年拍一部戲,但是一家公司可能一年就會有五六個導演的作品,這也是一種成就感“宸銘本身也是我的一個作品。”

 

 活在這個圈子,公關、關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董宸辰卻說,公司的所有股東都很少會去交際,即使在公司成立初期也是這樣,從未改變過。“一年當中我很少出去應酬,基本都是在公司待著,有什么事情大家就約著見面聊,要不然就是在和團隊開項目會議,每天就這種工作狀態,我們一直覺得最好的應酬就是拿我們的電影、我們的項目去證明我們的專業性,其他都是虛的,沒有用。”

 

走過什么路?看路三年主投片均賺錢 中韓合拍會堅持下去

 

公司成立最初的三年是看路期,“前三年一直在看路,看這個行業到底問題在哪兒,空白的地方在哪兒,我們希望能夠盡我們所能盡量的去解決這些問題。”董宸辰說,這些就是宸銘的核心競爭力,踏實、低調,一心要去做內容,不為了純資本,“我們的目標不是把公司迅速的推上市、迅速的獲取利益,這是順其自然的事情。”

 

 開始時,宸銘出現在公眾的眼中是因為那部中韓合拍片《分手合約》,雖然不到兩億的票房放在今天不起眼,但是在2011年,那已經可以成為一種現象了。宸銘與韓國的合作起步早,也很成功,董宸辰表示中韓合拍票房真正成功的電影只有三個,《分手合約》、《重返20歲》和《我是證人》,前兩部都是宸銘出品,未來也會保持中韓合作,將宸銘自己的優勢發揮出來,取長補短,將韓國電影人在類型掌控、技術、劇本等方面的能力發揮好,結合本土特色,拍好電影才是正經事。 

 

Image

 

成立至今,宸銘出品的電影在賺錢方面贏面都是比較大的。董宸辰介紹了公司投資電影的兩種方式,一種是主控,另外一種是對外投資的,“到現在為止,我們主控的項目大部分都是成功的,包括現在拍完(還沒有上映)的項目我們也非常有信心,可能還會有黑馬。”對于對外投資的項目,則無法保證會穩賺不賠,因為是需要由合作方來操盤,錢投了進去,就是在賭對方的操盤能力。

 

 “我們有一個目標,如果做十部戲的話,希望是六贏兩平兩輸,就是贏的基本面我們能夠在80%以上。”這樣一來,即使有了賠錢的影片,在整體上也會被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如果票房不好呢?“票房不理想的案例同樣很可貴,往往更能帶來對內部問題清晰的認知與改進,以及對外部操盤能力的經驗積累與反思。”

 

未來做什么?關注基本功更重要 一心培養新導演和新制片人

 

看路期過后,宸銘的長遠目標是建立一套比較理想的培養人才的方式,輸送更多的電影人,生產出高質量的內容。目前,基本的構架和標準已經搭建好,要做的就是穩定下去。“一家公司到底你是迅速拍電影獲取利潤,還是能把那件事情相對放一放,沉淀出一套方法,能夠更關注人、更關注基本功一點,這個可能是我們現在要面臨的一個選擇,那我們肯定是覺得基本功還是比較重要的。”

 

 宸銘非常注重新人的培養,董宸辰介紹,公司重點培養的兩類人才就是導演和制片人。“一年拍的電影里有80%是跟新導演合作的,我們一直在嘗試能夠挖掘出有潛力的新導演。”然而,培養新導演并非易事,依靠的是整個公司專業團隊的力量,缺一環則不能成事。在選擇新導演時,董宸辰介紹了一套較為詳細的標準,首先是要去考量做好戲劇的能力,然后是考驗拍攝方法,最后是對剪輯、表演等方面的理解,這些能力可以通過溝通、做視覺管理來評估,“一旦新導演具備了基本功以后,你再幫他配一個非常好的班底,有一個比較好的制片人、監制來帶著他走,那么成功率會高很多。”

 

Image

文章大銀幕導演處女作

 

Image

吳有音大銀幕導演處女作

 

除了新導演之外,制片人也是重點培養對象,“我們對制片人的要求是必須有三種能力,項目開發或者說是找劇本的能力、制作的能力和市場的能力。”這三種能力中,根據具備數量的不同會有相應的合作方式。

 

 首先是具備一個能力但經驗還不足的制片人,被稱作“項目經理”,自身還需要努力,會被選中繼續培養。如果具備兩個能力,“比如懂制作和劇本,這種會比較簡單一點,市場層面我們有自己的宣傳團隊,可以配合他。”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成功制作兩部電影,那么就會進入到第二種合作方式——有一個自己的工作室,“這個工作室如果再做兩到三個項目,也能夠成功,那我們就幫他做一個比較獨立的制片公司,那之后開發的項目就以他的意志為主了。”擁有獨立的制片公司后,如果制片人堅持要做一些宸銘并不看好的項目,也可以到外面去找投資,只不過,這種事情目前還沒發生過。

 

拍什么電影?一年最多保質保量六部戲 默默投資文藝片

 

董宸辰很明確的表示,宸銘一年拍的電影最多六部,為什么是這個數字?因為這個體量在目前的階段是能夠保質保量的。宸銘投拍過的電影包括《分手合約》、《重返20歲》、《陸垚知馬俐》等等不同類型的影片,接下來還會出品喜劇《絕世高手》、犯罪動作片《走到盡頭》以及災難愛情電影《南極絕戀》。未來投資項目在類型上會比較多元化,科幻片也在計劃中。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

盧正雨大銀幕導演處女作

 

雖然之前投拍的都以商業片為主,但這并不意味著宸銘與文藝片絕緣。今年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發現單元”中有一部名叫《老石》的影片就是由宸銘主投的。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

《老石》獲得第41屆多倫多國際電影節最佳加拿大長片處女作獎

 

選擇去做文藝片,在很多人眼中可能是要賠錢的,或者說要做好賠錢的準備,但其實現實并非如此,“有些文藝片成本很低,畢竟現在的發行渠道還是比較暢通的,如果在國外得了獎去發行的話,那可能成本是能收回來的。而且現在的網絡也好、電視也好(都是回收成本的渠道),能管控成本。”如果一部文藝片的導演確實有才華,未來有較大的發展空間,董宸辰說公司會很愿意去投資他,“我不管你拍什么類型的片子,你真的非常有才華、電影又真的好,我就愿意去培養。”

 

黑龙江快乐十分app